《宽容》摘录

守望:你所看到的不宽容的背后可能隐藏着更多的不宽容。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在恐惧,就会存在不宽容。但是,这只是一个视觉上的错误,人类具有几乎使人难以置信的生命力。就如房龙所言:不宽容只不过是群氓自卫本能的表现。

  • 只有能赢得最大的幸福和换取最小的痛苦的社会,才是有价值的。——德谟克利特。
  • 如果任何一个组织基本的选择是,只有一种正确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,其他所有方式都是可耻的、被诅咒的,那么当它的权威受到质疑的时候,它必然会采取极端的措施。
  • 许多事情在前辈的眼中都是天经地义的,他们会对这些事情说“一直都是这样的”,而现在都要严肃的讨论。
  • 这群头脑简单的人,在以前一直被告知世界是一个扁平的圆盘子,耶路撒冷是宇宙的中心。当小小的“维多利亚”环球航行之后归来,《旧约》中的地理学被证明有不少严重的错误时,这些人应该信什么才好呢?
  • 宗教改革是形形色色的人怀着形形色色的动机造成的。
  • 由于某些动机,一个历史人物做了他所做的事情,或被迫放弃了他没有做的事情。如果没有深刻地理解他的这些动机,要评价这个历史人物是很困难的,近乎是不可能的。
  • 它(宗教改革)没有宽容的秩序,而是效法早期教会的做法,一旦获得了权力,依靠着无数的教义回答、教旨和忏悔构筑了一道坚固的防线,就对那些敢于不赞同自己社会的官方正统教义的人公然宣战。
  • 人类可以被划分成两种:一种是对生活说“是”,另一种是说“不”。前者接受生活,不管廉价的命运给了他什么,都勇敢地接受。后者也接受生活(否则他们又梦怎么样么?)但他们看不起这个馈赠。他们像个孩子,本来想要个木偶或者玩具火车,缺得到一个新生的小弟弟,他们因此而烦恼。
  • 无疑他们(巴鲁克,约翰)的父母都用各自信仰的严格教义训练自己的孩子,他们当然是好意。不过这样的教育不是摧毁了孩子的灵魂,就是使他变成一个叛逆。
  • 像其他许多需要巨大智慧和无比的耐心的事物一样,撰写百科全书的传统也起源于中国。
  • 就在这个时候,一些骄傲的民族终于摆脱了“永远正确的人”硬加在他们头上的枷锁,但他们却马上接受了一本“永远正确的书(指《人权宣言》)”的统治。
  • 没有一种宗教能够垄断真理。重要的是人的内心灵魂,比他在表面上奉行某些规定的仪式和教条更有价值,因此,人们有友好相处的义务,没有人有权把自认为是完美无缺的偶像让别人崇拜,无权声称“我比其他所有人都好,因为只有我独自掌握真理”。
  • 潘恩相信,真正的宗教,即他所说的“人性的宗教”,有两个敌人,一个是无神论,另一个是宗教狂热主义。
  • 许多善良的人直道最近还生活在幻想之中,以为进步是一块自动时钟,只要偶尔表示一下赞许,就不用再上发条了,这想法看上去太可怕了。
  • 他们痛斥着人类本性的无可救药,人类一代代地交学费,却总是不能学会教训。
  • 进步的轨迹常常被中断,但是我们如果把感情上的偏见置于一边,可以对两千年来的历史作一个冷静的论断,我们就会注意到,发展的过程虽然缓慢,却是毋庸置疑的,人类从几乎无法形容的残忍和粗野的状态走向了另一种境界,未来比过去会更加高贵和美好,甚至连世界大战的可怕错误也无法动摇这个坚定的信念。
  • 多少个时代流逝,生命本来应该是一次光荣的冒险,结果变成了一场可怕的经历,这一切之所以发生,就是因为迄今为止人类的生存完全被恐惧所笼罩。

备注:亨德里克?威廉?房龙 (Hendrik Willem van Loon, 1882―1944) 荷裔美国作家和历史学家。1911年获德国慕尼黑大学博土学位,毕业后曾先后从事多种职业,但在写作方面取得了最令人瞩目的成就。代表作包括《荷兰共和国衰亡史》、 《人类的故事》、 《房龙地理》、《发明的故事》、 《宽容》等二十余部,均有相当大的影响,饮誉世界。其作品先后在荷兰、德国、法国、瑞典、日本、中国等二十多个国家翻译出版。
《宽容》,是一部两千年来人类思想发展的历史。房龙从人文主义的立场出发,探寻千百年来人类精神上“不宽容”的根由。历史上由于信仰、道德、风俗等的不同,人类形成了大大小小的集团,每个集团总是居住在壁垒森严的城堡里,用偏见和固执这个坚固的屏障抵御外界和外来的影响。而这种不宽容来自于对人类生存的恐惧。房龙乐观地认为宽容的实现是可能的,在知识和理性统治的时代,人类战胜了自己的恐惧,宽容便会大行其道了。

守望 wechat
关注[编程珠玑]获取更多原创技术文章
出入相友,守望相助!